巨頭擠壓、快遞競爭多元化,閃送未來如何突圍?

發表時間:2019-11-20 10:00

  編輯 | 于斌

  出品 | 于見(ID:mpyujian)

  對于行業競爭日趨深化的快遞行業來說,“同城即時配送”這一細分領域的市場潛力正在逐漸爆發。伴隨著本地生活服務平臺們多年的發展,消費者對于快遞、商品即時送達的需求正變得愈發強烈。

  與我們過去所大量分析過的常規物流、快遞行業不同,同城即時配送并不是菜鳥網絡、四通一達、順豐速運們所追求的“將商品從一個城市運送到另一個城市”,并在此過程中形成規模化、效率最大化的優勢,同城即時配送因為對配送時效的要求更為嚴格,所以該領域聚焦在“本地城市之間、特別是核心市區范圍內的快速送達”。

  近幾年,隨著物流、電商行業的快速發展,同城即時配送領域也迎來了行業發展最好的時期。據統計,同城配送行業的市場規模在近幾年每年的增長都超過10%,且增速呈不斷加快的趨勢,當前國內同城即時配送的市場潛力至少已經達到萬億的規模。

  正是在這種行業前景的吸引之下,各類互聯網巨頭、物流公司、創業企業紛紛選擇涉足這一領域,不知不覺間,同城即時配送行業已經擠進了京東、美團、順豐、閃送、達達、UU跑腿等大量大中小玩家,行業競爭態勢愈發明顯。

  其中,同城配送平臺“閃送”因為多年的布局最為外界所熟知,近些年它也在這一垂直領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瞄準同城配送市場,閃送異軍突起

  在同城即時配送領域成為資本熱門追逐對象的當下,傳統的物流、快遞巨頭們反而顯得有些“步履蹣跚”,倒是讓異軍突起的閃送成功占得先機。

  近些年業績增長迅速、未來發展潛力巨大的它獲得了大量知名風險投資機構的“追逐”。

  但有意思的是,閃送最開始為外界所熟知,其實是源自一個“意外”。

  2016年,彼時人氣大熱、被稱為“二姐”的演員張歆藝發布了一條微博,提及自己“在機場候機飛赴德國時發現,婚禮上需要用到的兩件重要物品戒指和頭紗因行程匆忙落在家中”,于是她選擇使用了閃送的同城配送服務后,配送員及時將物品送到了張歆藝手中。

  這條微博讓此前默默發展的同城即時配送行業進入大眾視線,在某種程度上也推動了閃送平臺的快速發展。

  在閃送的背后,有一家大眾所熟知的投資機構,那就是王思聰創立的普思資本,它深度參與了閃送的C輪以及C+輪融資。按照最新的消息顯示,閃送目前最近一輪融資是在去年8月完成的總額為6000萬美元的D1輪融資,彼時其估值已經達到7億美元的規模。普思資本之外,閃送背后的股東名單還包含SIG海納亞洲創投、執一資本、順為資本、華聯長山興、赫斯特資本等。

  閃送所代表的同城即時配送市場毫無疑問具備非常廣闊的發展潛力,特別是在以北上廣深等為代表的一線城市以及大量經濟活躍的二線城市中,隨著人們生活水平與生活節奏的同步提高,消費者對于商品配送的即時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廣闊的本地生活服務、外賣平臺之外,包括文件證件、生活用品、電子產品、鮮花、蛋糕等商品在內的即時配送需求正變得愈發強烈。

  在此過程中,各大傳統快遞巨頭的局限性愈發顯現出來。雖然各大快遞公司在快遞領域已經形成了強大的優勢,但受限于主營業務模式,它們基于城市到城市之間的物流、倉儲、配送體系搭建無法滿足消費者即時性的個性化需求,快遞往往變成“慢遞”。

  雖然目前很多快遞公司都已經推出了“當日達”的服務,但因為快遞公司們中心化的商業模式,其當日達的配送效率往往只能做到上午下單、下午送達、甚至次日達,這顯然是與即時性快遞需求“相悖”的。

  一個典型的場景就是,工作生活中我們經常會遇到需要即時送達一份文件、一把鑰匙、一個物品的情況,這種情況如果消費者選擇傳統快遞公司,那么最快只能保證在當天很晚的時候才能送達,大概率還是要等到次日、甚至是等三四天才能送達。

  于是同城即時配送平臺們抓住了這一廣闊的市場,以閃送等為代表的同城配送平臺們開始“異軍突起”。它們正是發現了傳統快遞行業在這一領域存在的“缺失”,才得以在物流巨頭們的眼皮子底下搶占同城即時快遞市場。

  在傳統快遞巨頭們的包夾下,閃送、達達等同城快遞平臺通過減少中間平臺、節省遞送時間等來彌補了傳統快遞企業的不足,成功搶占了國內一二線城市市場,其中閃送作為該領域目前規模與發展速度最快的平臺,還推出了“1分鐘響應,10分鐘上門,60分鐘送達”的速遞模式。

  回看同城即時配送行業的發展與興起,這與用戶消費行為習慣的改變息息相關。

  大量新生代消費群體在經歷了這些年的在線電商、外賣、新零售的“洗禮”之后,他們對于新的生活方式與新技術的使用已經完全接納、依賴。于是商品平臺提供的服務越來越周到、消費者也變得越來越“懶”。一個典型的場景就是,即便我們樓下有一家餐飲店或奶茶店之類,消費者也常常不愿親自下樓等待、排隊,而是習慣性地繼續選擇在線下單、等待即時配送。

  特別是在水果、生鮮、私廚、干洗、鮮花、便利店等對配送即時性要求非常高的場景中,同城即時快遞的應用已經非常普遍,消費者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都在迎來“變革”,這給了同城配送行業快速發展的“土壤”。

  不同于廣大O2O平臺只能覆蓋周邊幾公里的范圍,同城即時快遞把配送空間拉升到整個城市或市區的范圍,同時保證配送時效性,同城配送平臺利用閑散運力解決了同城物流中存在的貨物散、地點散、時間隨機、地點隨機等問題。

  資本熱捧再加上行業潛力巨大,以閃送等為代表的同城配送企業又能夠大幅改善消費者的日常生活體驗,于是同城即時配送成為新的投資風口也就“順理成章”了。

  野蠻生長之后,巨頭開始入局

  但需要指出的是,屬于閃送們的好日子正在迎來“終結”。

  隨著物流行業的深入發展、行業精細化服務與多元化競爭的加劇,以往傳統快遞巨頭們或“看不上”或不愿大力布局的同城即時快遞領域正愈發得到重視。

  雖然此前順豐、通達系等傳統快遞巨頭在同城快遞領域經歷了暫時性的“失利”,但過去的失利其實是因為傳統快遞公司固守中心化的配送模式、不夠重視同城快遞市場所導致的。隨著同城快遞市場行業潛力凸顯,傳統快遞行業巨頭正在重新入局。

  以順豐速運為例,它在經過“即刻送”、“順豐專送”等業務的探索后,于今年3月宣布“同城急送”業務提速。另外圓通推出了“閃電行動”,韻達推出了“云遞配”,快遞大佬們紛紛選擇發力同城配送領域,以搶占該領域的市場空間。

  順豐創始人王衛直接公開表示,“2019年順豐同城將加強新零售布局,并逐步拓展至服裝、醫藥等領域。并將繼續加大對同城業務的投入,成立同城公司開展獨立化運作,并逐步引入戰略合作和投資方”。

  物流行業“頂配旗艦”順豐速運強勢發力,你猜閃送會不會有壓力?

  傳統快遞行業巨頭之外,阿里巴巴也構建了由蜂鳥配送和點我達等組成的即時配送網絡;京東在整合了京東到家與達達之后,推出“特瞬達”同城即時配送平臺,喊出“最快30分鐘達”的口號;美團也很早就基于美團外賣搭建的即時配送網絡與騎手隊伍,上線了“同城跑腿”、“美團閃送”來發力同城快遞業務。

  不論在同城配送網絡的構建上,還是在整體物流基礎設施、技術實力上的競爭,閃送都與目前的頭部快遞巨頭、互聯網巨頭們存在不小的差距,這給閃送的未來提出了很大的挑戰。

  隨著同城配送領域競爭的加劇,閃送目前所擁有優勢的一二線城市市場同樣也是巨頭們的優勢主戰場,在此情況下它勢必要面臨巨頭們的“擠壓”。

  更為嚴重的是,在互聯網巨頭們普遍喊出“進軍五環外市場”的大背景下,閃送并沒有很好的辦法進一步拓展一二線城市之外的“低線市場”。

  基于廣大的市場需求以及即時配送體驗的完善,閃送在國內一二線城市的發展有目共睹,但它在三四線城市的發展卻不盡人意。相對比較高的同城配送價格讓同城快遞在小城市“乏人問津”,消費者除了會覺得同城配送動輒三十元起的配送價格有點高之外,他們還往往覺得“沒有這個需求”,甚至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同城快遞。

  無論是市場規模還是地理范圍,一二線城市以外的下沉市場都比較有限,這讓閃送這樣的平臺很難在這些城市取得像一二線城市那樣的發展增速。

  于是為了搶占新興市場、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脫穎而出,同城配送平臺想要在三、四線城市中發展,“價格戰”成為唯一的答案。問題是,拼價格戰的話,閃送這樣的平臺有足夠的實力和美團、阿里巴巴們“一戰”嗎?

  再回到閃送所聚焦的一二線城市市場,隨著行業的深入發展,同城配送平臺們的競爭也進入到“白熱化”的階段。不斷提升的配送時效之外,服務水平、科技實力等競爭紛紛走到臺前。

  很直觀的是,在同城配送領域,配送速度永遠是各大平臺之間競爭的“第一指標”,于是從“一小時達”到“30分鐘達”再到“十分鐘達”,同城配送平臺對于配送時效的追逐愈發激烈。對于閃送來說,它也需要面臨這種行業中存在的普遍問題,如何在配送時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如何規避眾包配送員為了追逐配送時效而產生的各種安全問題?這些問題目前都沒有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目前來說,同城配送服務并不具備太強的行業門檻,其業務模式也基本“大差不差”,這就給目前在同城配送領域搶得先機的閃送提出了一個很大的難題:互聯網、快遞巨頭紛紛重點布局之后,閃送的既有市場及業務優勢將要如何保持?

  目前行業內的一個主流方向是,通過科技的賦能來打造平臺的差異化競爭力。

  閃送想要拼資本、拼快遞員數量的話,它與阿里巴巴、美團、順豐們相比幾乎毫無勝算可言;拼物流體系構建的話,京東自建電商物流在倉儲、技術上優勢明顯,京東到家與達達的整合布局還讓京東去中心化工作快速推進。美團、阿里巴巴也通過本地生活服務及外賣平臺的布局建立起了強大的即時配送體系。

  很顯然,在各個快遞、配送領域的常規維度上,閃送等目前主流的同城即時配送平臺相較于大佬們的競爭力都“堪憂”,此外任何一家快遞、電商、互聯網巨頭都還擁有閃送們無法相比的流量、訂單、用戶優勢,閃送想要在行業中突圍而出可謂非常艱難。

  所以差異化的布局很有可能才是未來閃送能夠得到進一步發展的“最優解”,通過深耕即時配送科技力量,幫助平臺在服務、特色上形成差異化的優勢,讓自身的同城即時快遞服務更加體系化、人性化,用各類創新的手段在行業中“破局”,這可能才是閃送的未來。

  5G技術、大數據、科技賦能針對配送員與用戶們的安全保障及使用體驗、提升客戶滿意度與口碑......在各方面幾乎都不占優勢、目前只有先發優勢且行業壁壘并不穩固的情況下,閃送如果想要繼續保持現在所擁有的市場優勢,則需要不斷地快速布局差異化領域,快速形成市場及用戶教育,拓展自身的市場占有率,以及時構建起自身在行業中的壁壘。

  否則,一旦真的等到巨頭們回過味來,陷入“流量”與“價格戰”中,等待閃送的將會是避無可避的終局。從目前巨頭們的布局態勢上來看,留給閃送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