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AI,會是下一次“工業革命”嗎?

發表時間:2019-11-11 19:54

5G的運用或許是又一次的“工業革命”,5G與AI的結合將會影響重要行業的發展,并且由此影響世界格局。

18世紀以來人類歷史經歷過三次工業革命,這三次改變世界的技術革命中一次始源于英國、兩次起源于美國,直接結果造就了英國三百年霸權和美國的今時今日!無論是蒸汽機的發明、電力技術的使用還是信息科技的發展,每一次的技術變革客觀上都在打破了舊有的世界秩序,重塑新的格局,有幸參與到歷次工業革命的國家無一不受到了歷史的“饋贈”。

誰能有幸掌握科技的制高點,誰就掌握變革的先機,由此而催生更加繁榮的文明,立于不敗之巔!數百年來,歐美列國深諳此道。技術革命的紅利,關乎一國之國運興衰,得之者圍坐而食,睥睨四海,號令諸侯;失之者望漁興嘆,步趨難移,求骨奢羹。

而近代數百年來,歐美是變革的先驅更是紅利的受惠者。但今天,挑戰者的出現令格局出現了松動的跡象,這給利益既得者帶來了“失去”的恐懼!

臺面上,美國煞費苦心的絞殺,盡以合縱之能、舉國之力杯葛華為,實則是對于自身科技霸權的憂慮,因為5G的暫時性領先很有可能為中國在工業制造領域帶來反超的絕佳時機。

對于美國來說,享受到前兩次工業革命的果實帶來的霸權紅利要想繼續持續下去,就必須持續保持科技領先的地位,并且緊緊抓住下一次技術革命的爆發點,以防旁落他人。同時,消滅一切可能的潛在追趕者。

很明顯,中國已經成為了美國眼中的“候選人”。

從1894年美國GDP超過英國之后,王冠幾乎從未易主,歷經兩次世界大戰,穩居第一寶座。百年來,他對所有的潛在威脅者從不手軟,妄圖綏靖的下場,歷史已經提供了明證!

德國為何能在兩次世界大戰中迅速擺脫戰爭泥潭,一次次迅速崛起,靠得是工業實力!

為了持續保持工業強國的目標,2013年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德國提出“工業4.0”概念。

“工業4.0”概念的提出正是基于前三次工業革命的階段劃分:工業1.0的蒸汽機時代,工業2.0的電氣化時代,工業3.0的信息化時代。而工業4.0是以“智能化”為終極目標的信息化產業變革,其技術基礎是網絡實體系統及物聯網。

此間,5G的到來正是網絡實體系統及物聯網大爆發的命門,人工智能則是制造業智能化的強大助力!

所以,下一次的技術革命,關隘極大可能就在5G與AI!這也是美國奮力絞殺華為的一大動因!

高通聯合IHS Markit在2018年初發布的《5G經濟:5G技術將如何影響全球》中提到:到2035年,5G將在全球創造12.3萬億美元的經濟產出,全球5G價值鏈本身將創造3.5萬億美元的經濟產出。根據Gartner在2018年3月發布的AI人工智能調查報道指出,到2025年,AI人工智能衍生的商業價值將會超過5萬億元美元。

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始。

一、5G博弈戰

“5G”指的是即將到來的第五代無線網絡和技術,在數據傳輸速度、容量和數據傳輸延遲等方面較于第四代都有了較大的飛躍。

前四代無線通信技術其業務性質在本質上來說屬于2C范疇,其目標客戶是廣大個體,服務于全民消費者。

而5G最大的不同在于不僅能滿足2C消費端,還可以滿足2B業務端。其更大的價值是對于產業界的變革,其目標客戶是經濟社會中各行業各領域,這與過去的電信業商業模式有很大區別。

5G將為那些需要高可靠、低時延通信連接的場景帶來全新的應用和體驗,落地產業,賦能工廠。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等技術領域的能量將得到極大的釋放,使得這些技術更快的落地到實際的產業鏈條中,催生著新的技術形態的產生和生產效率的提升。

1. 梯隊格局

第一梯隊——中國、韓國、美國和日本,這些國家在該領域處于領先地位,其他國家也在追趕態勢。

第二梯隊——英國、德國和法國可以被視為“第二梯隊”,5G發展領域的國家。

第三梯隊——新加坡、俄羅斯和加拿大等國。

2. 頻譜之爭

無線網絡服務的數據速率由可用頻譜的數量決定。在4G中,最多可以將5個20兆赫的信道連接在一起。但在5G中,可以連接多達5個100兆赫的信道,使速度比4G快約20倍左右。

目前,全世界主要采用兩種方法部署數百兆赫的5G新頻譜,一是在6GHz以下的電磁頻譜上即“Sub-6”,主要在3GHz 和4 GHz頻段;二是在24~300GHz之間的頻段上即“毫米波”。

關鍵點來了,中國的5G生態系統是建立在Sub-6中頻頻譜之上,而美國的5G研究方向則是以毫米波頻譜作為核心。

為什么會有此分歧?

明明基于低中頻段頻譜的Sub-6和高頻頻譜的毫米波都可以作為5G生態的研究方向,中美卻產生了兩條不同的研究方向。

故意為之?

答案在于:3GHz和4GHz頻譜即Sub-6頻段大部分是美國獨有的聯邦頻段,且該頻段特別應用于國防,基于國家安全考慮,大部分Sub-6頻段不可民用和商用。

所以,才有了美國將毫米波頻段作為5G研究的探索方向。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如果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倒向建立在Sub-6中頻頻譜之上的5G生態系統時,美國也將面臨毫米波設備通用性的挑戰和Sub-6基礎設施安全問題。一旦Sub-6成為全球標準,目前在這一領域處于領先地位的中國很可能會成為這一階段的引領者。

3. 行業標準的爭奪

率先掌握新一代無線網絡技術的國家,將可以更早的圍繞新的技術建立較為完善的生態系統,取得競爭優勢,贏得先機,從而掌握國際市場的主動權。

在其他國家于該領域未獲得突破性進展之前,該國一旦憑借技術和產業優勢進行大規模市場擴張,產品被越來越多的國家接受,就意味著該國制定的標準和規范隨著產品一同進入到了這些受眾國家之中,他們將被迫接受先行者國家制定的這些技術標準和規范。

這些在無線迭代中落后的國家因為不得不采用領先國家的技術、標準和架構,從而進一步喪失了新一代無線技術的研發能力和動力,更遑論市場潛力了。而領先的國家因為對于市場的壟斷,直接使得前期巨額的研發成本得到有效分攤。

對于美國來說,雖然在5G研發方面與中國同為第一梯隊。但其所依賴的毫米波技術現階段建設成本較高,部署難度大。

而Sub-6不僅在技術方面完全滿足5G的生態需求,而且成本低廉,在各國相同的無線通信的換代升級需求中,在都可以滿足5G部署的目標條件下,成本越低自然是越受青睞。這直接導致全世界都傾向于用Sub-6,而華為在Sub-6上的研究可稱絕對王者。

所以,既定的事實是,中國具備在5G賽道雄霸整個國際市場的實力;其結果是,中國人會掌控新一代無線通信技術的行業標準的話語權,直接擠掉3G以來美國在無線通訊產業的霸主地位。

經濟損失對其來說是一個方面,對于失去科技行業的主導權是其更其深層次的恐懼。科技引領進步,科技催化創新,科技是經濟持續繁榮的根基,科技同時也是國防實力的保證!

4. 產業主導權的競爭

每一代無線技術的革新都伴隨著衍生應用創新能量的極大釋放,為技術宗主國帶來巨大的競爭優勢,崛起一批科技壟斷巨頭,盤踞在產業鏈頂端。

但是技術制高點的易主也會導致這種形式隨之發生逆轉,發展中的5G更是如此,天然的B端賦能優勢讓其帶來的變革紅利更是不可估量。

5G很可能是全球產業鏈重構的開端,也關乎我國能否在這一波產業重構中搶占先機掌握主動。

當前的態勢下,掌握著核心技術標準的企業產業往往立于產業鏈的金字塔頂端,享受著產品標準的制定和配置資源的權利,在全球范圍內進行紅利收割,牢牢握住眾多受控制的生產工廠的命門。

隨著5G技術的到來,未來人工智能、3D打印、區塊鏈等相關領域技術將有了落地整合的條件,生產制造將更加靈活。供應鏈將進一步縮短,生產環節將更加柔性化和個性化,為全球產業鏈帶來革命性影響。

5G技術為真正的智能制造提供了可能,生產設備可直接聽命于云端,智能生產機器能夠隨時調整生產模式和所用原材料,實現人機協同、柔性生產、自組織生產、自學習生產和自我維護,并能真正滿足個性化、定制化的消費趨勢。

這樣一來,目前世界工廠化的全球產業鏈模式必將被打破,人力和資源的低成本優勢會被削弱,后發國家將越來越難突破到全球產業鏈中的高端環節。也就是說,誰率先掌握了智能化生產以及核心技術標準,誰就能在未來全球產業鏈重構中占據主動,更有可能占據全球產業鏈高端環節。

三、5G對人工智能的影響

任何一項技術的爆發都是應運時代的結果,而非憑空的爆發和繁榮。

只有在匹配的技術條件日臻成熟之時才有爆發的機會,就好像人工智能之所以在近年得到大發展是因為大數據、算法、算力都有了長足的進步,才使得AI無論在學術界還是產業界有了越來越高的聲浪。這些必備條件的其中任何一項如果存在短板或者殘缺,人工智能都不會有現在的局面。

2006年,“深度學習”的概念被提出,算法層面率先實現了突破;

隨后十余年,因為互聯網的大規模普及以及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終端數據得到了極大的豐富,“大數據”的概念應時而生;

此后基于人工智能算法的芯片不斷被迭代更新,計算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

至此,人工智能的三大發展要素都已集齊,且成齊頭并進之勢,“人工智能”這條神龍才有騰空的機會。

盡管人工智能在計算機視覺、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等方面都有了商業化的落地場景,但對一個以現代化為目標的國家來說,現代化的主要衡量指標幾乎等同于該國在工業領域取得的成就和進展,工業才是立足之基石。

如何將人工智能的技術成果賦能于產業界,將AI的果實切實用到提升國家整體生產力水平代表的工業領域才是工業4.0的重要切入點,而5G將在此發揮重要的橋梁作用。

5G首先會打破高速傳輸場景的技術瓶頸,結合可以解決端算力的邊緣計算,物聯網的大繁榮近在咫尺!物聯網的大繁榮直接催生海量數據,來源于物聯網的大數據占據數據份額90%以上。

如上所述,大數據作為AI的三大發展要素之一,更多的數據量喂養出來的AI智能會更加的“聰明”,5G的落地在這個層面也直接的推動人工智能的發展。

而以人工智能技術為中心的產業落地化對于5G的需求更為迫切。

我們以自動駕駛為例,AI的技術繁榮為自動駕駛的愿景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間,世界上但凡排的上名號的科技公司,觸角無一例外的伸向自動駕駛。

某些產業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綜合國力的象征,是各項科技實力的展現,一旦突破,帶來的革命性成果將維持一國數十年的領先和繁榮。

自動駕駛就是其中的種子型選手,但人工智能的技術基礎并不足以解決自動駕駛的所有瓶頸難題。例如,自動駕駛最核心的命門——時延問題。

而5G的到來,恰逢其時。超高帶寬、毫秒級延遲,天然助力于自動駕駛的核心瓶頸,為其進一步的突破提供了解決方案。

四、最后

放到歷史的大環境下,我們極有可能處于大變局的邊緣,這個變局的動因有很多。

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守住開放,擁抱變化,直面挑戰,因為大多時候是退無可退。

本文由 @江天一隅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