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籌本質是企業,當以更專業的“生意”成就“善意”

發表時間:2019-12-08 12:16

▲水滴籌創始人沈鵬為違規籌款致歉:再管不好,就把公司交給公益組織。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籌交給相關公益組織!”12月5日晚,水滴籌創始人兼CEO沈鵬在微博上發布公開信,對之前曝光的“掃樓拉單”問題表達歉意,同時提出了針對線下團隊的整頓措施。

水滴籌本質是企業,不是慈善組織

水滴籌這類個人大病籌款平臺屬于特殊的網絡慈善眾籌。眾籌是指一種通過網絡平臺向公眾募資以支持發起者實現特定目標的行為。國務院《關于加快構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支撐平臺的指導意見》特別提到了推進創新創業平臺建設的“四眾”新模式,即眾創、眾包、眾扶、眾籌。

眾籌概念興起后,很快延伸到慈善與公益圈。水滴籌匯集四面八方的善款幫助特定的大病求助人,就求助人而言屬于“一對多”的慈善眾籌或者說“多對一”的私益捐贈。

水滴籌由于覆蓋不特定多數可能患大病的人,其實質上充當了不特定多數求助人與不特定多數救助人之間的連接渠道,是個人求助行為的傳播渠道,在某種意義上具有公益性質,因此可以說是一種特殊的網絡慈善眾籌。

網絡慈善眾籌平臺作為傳統籌募善款的重要補充方式,能幫助個人解決籌款難題,為慈善事業帶來了全新的發展模式和動力。與線下慈善組織相比,通過水滴籌發起個人眾籌,程序相對簡單,求助者只要點擊發布按鈕,上傳身份證、醫院診斷證明、繳費單等相關證明,便可以發起求助項目,進行資金眾籌。

借助微信等社交媒體,網絡慈善眾籌平臺更是打破了傳統慈善在時間和空間上的限制,既為大病患者提供了高效便捷的籌款渠道,也為廣大愛心網友提供了行善渠道,而且更有利于追溯和監督。同時,規范發展的網絡慈善眾籌還能減輕其他社會救助基金壓力和我國醫保支付壓力。

截至2018年底,僅水滴籌、輕松籌、愛心籌三家大病網絡眾籌平臺就幫助了373萬多個家庭,籌款總額逾415億元。假如沒有這415億籌款,大病醫療的壓力只能由家庭和醫保承擔。

目前部分公眾將水滴籌誤解為了慈善組織。我國《慈善法》第35條規定:“捐贈人可以通過慈善組織捐贈,也可以直接向受益人捐贈。”第8條第1款規定:“本法所稱慈善組織,是指依法成立、符合本法規定,以面向社會開展慈善活動為宗旨的非營利性組織。”

▲水滴籌創始人沈鵬公開信截圖。

水滴籌是一家大病籌款慈善平臺,旨在為捐贈人提供相關判斷信息,其是商事主體而非慈善組織。水滴創始人兼CEO沈鵬在公開信中也否認了水滴籌屬于慈善公益組織,明確說明水滴籌的核心本質是一個免費的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工具,能夠幫助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向朋友們求助,更高效率地解決醫療資金問題。

打開信息“黑箱”,可借助區塊鏈等新技術

我國目前社會信用體系尚不健全,信息不對稱所引發的事前逆向選擇與事后道德風險已是依賴信任行業的普遍問題。求助項目發起人對患病真實情況最了解,其與網絡慈善眾籌平臺之間存在信息不對稱,相關行業建設還有待完善。這說明網絡慈善眾籌平臺的具體工作方式、工作人員素質、被救助者資產調查和善款用途監管等方面仍有待進一步完善,需要健全相關法律法規,結合區塊鏈等新興技術幫助行業向好發展。

首先,應當健全相關網絡慈善眾籌業務法律法規,完善準入資質、運營能力、技術配置、網絡安全環境等方面要求,讓行業在健康的環境下良性發展。

其次,網絡慈善眾籌平臺要進一步完善審核機制。除了完善自身審核流程之外,還應積極與政府管理部門及醫院對接,核驗籌款人所提供證明材料的真實性與可靠性。同時將個人大病求助信息與失信籌款人信息進行公示,接受社會監督。特別應當考慮借助區塊鏈、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增強相關信息的可信度,使求助信息更加透明,善款更具可追溯性。

再次,可以通過對網絡慈善眾籌平臺的監管來間接地規范個人求助行為。因此除了平臺內控之外,還需通過行業自律與加強立法完善對網絡慈善眾籌平臺的監管機制和對求助項目發起人的失信懲戒機制。

總之,社會公眾對網絡慈善眾籌的需求是巨大的,社會公眾樂于助人的博愛精神也是普遍的,這是網絡慈善眾籌的價值所在。利用區塊鏈等技術手段進一步加強網絡慈善眾籌風險控制,重建代碼信任之維,引導網絡慈善眾籌健康可持續發展,有助于維護公益之心、向善之心,營造風清氣正、團結互助的良好社會氛圍。

□楊東(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編輯 孟然 校對 何燕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