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聯網 > 查看文章

曾被官媒點名批評的“作業盒子”,更名后能順利轉型嗎?

    發表時間:2019-08-05 03:55

編輯 | 于斌

出品 | 于見(mpyujian)

上個月,作業盒子召開“新盒”品牌升級暨戰略發布會,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領投的1.5億美元D輪融資。同時,作業盒子將正式更名為“小盒科技”,其面向校內教學的2款產品“作業盒子學生”、“作業盒子小學老師”APP分別更名為“小盒學生”、“小盒老師”。

根據有關數據顯示,包含此次融資在內,作業盒子創建5年來已經完成四輪融資,累計融資金額已超過20億元人民幣,投資機構包括好未來、源碼資本、聯想之星、德聯資本、BV百度風投等。

近年來,在線教育行業正處于快速發展的階段。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2.01億,手機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94億,年增長率分別為29.7%和63.3%。

此外,K12在線教育市場所占比例不斷攀升,“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逐漸成為現代家長信奉的金科玉律。2012年,K12在線教育細分領域規模僅占在線教育總體市場的9%,但據預估,到2022年,K12在線教育占比將提升至28%。巨大的行業潛力使得K12成為在線教育行業中最擁擠的賽道。

市面上主流的在線教育APP如作業幫、小猿搜題、學霸君等都集中于校外市場,以C2C模式運營,而作業盒子主要扎根于公立學校,為公立學校師生提供學習題庫以及作業管理方案。

基于公立學校的在線教育行業潛力正讓它逐漸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作業盒子能夠成功翻越公立學校的“圍墻”,自然吸引了眾多資本巨頭的關注,甚至京東CEO劉強東也曾經投資過作業盒子。然而表面風光之下,作業盒子卻走上了“不作不死”的道路。

野蠻發展爆發行業亂象,作業盒子盈利模式遭質疑

對于教育類APP來說,2018-2019年可謂是多事之秋,在整個行業高歌猛進的背景下,在線教育忽然來了一個“急剎車”。

2018年10月, 一些所謂“學習類”APP為了達到吸引流量、吸納粉絲的目的,不惜在APP中植入低俗、色情的內容,引發了輿論的強烈關注和眾多媒體的一致譴責。

沒過多久,主打校內市場的作業盒子也“淪陷”了。10月底,人民日報發文《內容不過關,資質難甄別,安裝靠強制,教輔APP緣何變了味》,點名批評作業盒子。

文中直指作業盒子變相收費,在使用APP時,簽到和學習卡要充值,改錯題要用體力值,體力用完得充會員或買體力卡才能繼續改錯。另外,作業盒子內部設置多個游戲化程序,通過游戲闖關刺激用戶付費。

據媒體報道,在作業盒子APP的首頁、二級菜單中能夠看到大量諸如“PK、奪寶、兵器庫、體力值”等游戲行業經常用到的引導方式來刺激用戶消費。雖然游戲的核心仍是學習,但這樣的模式,從本質上來講其實就是利用未成年人的“弱點”進行盈利。

學習類APP包含色情暴力、網絡游戲、商業廣告等違背了教育的初衷,影響了學生群體的身心健康。今年1月2日,教育部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堅決防止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并明確要求,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PP不得向學生收費或由學生支付相關費用。

然而在《通知》發布后半個月,有記者發現作業盒子仍然存在引導收費的問題。

記者發現在作業盒子小學端的簽到處,有提示用戶開通超級會員的現象,根據會員時間不同費用從40元至283元不等。除了開通會員充值的端口外,其首頁的多個板塊都是以解鎖地圖包為由提示用戶購買消費。另外,作業盒子還提供充值獲取學習卡的服務,學習卡可用于兌換多個自學品類。這明顯違背了教育部明令禁止的“不得向學生收費”的要求。

陷入資金鏈斷裂傳聞后,作業盒子又遭“東哥”拋棄

別看現在作業盒子抱上了阿里巴巴的“大腿”,1.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讓它“如釋重負”,但此前它可是一度深陷資金鏈斷裂的“困境”。

今年2月份,在脈脈、微信群等社交平臺上出現多名作業盒子員工投訴,認為公司資金鏈斷裂,變相降薪裁員,以達到不支付賠償金遣散員工的目的。

而根據網絡曝光的作業盒子內部郵件顯示,作業盒子以讓“(財務)在安全區內生存下來”為理由停發員工年終獎。

資金鏈斷裂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作業盒子此前資金壓力大已成為業內共識。兩個月后,“劉強東章澤天夫婦撤資作業盒子”的新聞又給作業盒子澆了一把油。

根據企查查數據顯示,4月28日,北京知識印象科技有限公司發生股東變更,劉強東以及其控股公司東辰投資控股有限公司退出股東行列。

自從作業盒子被人民日報點名批評后,被傳資金鏈斷裂,又被劉強東“拋棄”,作業盒子多方受阻、麻煩不斷。

過去一段時間里不斷加碼的政策要求和輿論的普遍關注,讓作業盒子不得不積極展開自救。最終,“消失”長達半年的作業盒子以獲得新一輪融資、更名為“小盒科技”的姿態回歸行業聚光燈下,并將其發展方向聚焦于AI助教服務,發力全新的賽道。

而此次業務的轉變和新一輪融資儼然已經成為作業盒子身陷困局后的“唯一出路”。

雖然作業盒子暫時告別了深淵泥沼,但是用戶和媒體的聲討聲依舊振聾發聵。教育是國家之本,互聯網與科技的發展是為人們提供更好的服務,學習類APP本不應該過于商業化,作為學習類APP的運營商,“為教育價值服務”這個底線不能破,希望作業盒子切莫讓利益沖昏了頭腦,忘卻了誕生的初心。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