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式招商會:“首席忽悠官”想做下一個李佳琦?

發表時間:2019-12-04 11:19

中新經緯客戶端12月4日電(常濤)羅永浩剛登上舞臺,就有人在直播彈幕里打出“老羅瘦了”。曾在2018年自爆“創業六年,每年胖五斤”的羅永浩為什么瘦了,觀眾不得而知。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現身12月3日晚這場“老人與海”黑科技發布會前幾天,羅永浩才剛剛被解除限制高消費。

盡管從10月底就已放出風聲,但這場發布會究竟要發布什么,直到會議開始40分后,仍是最大的一個懸念。經過漫長且枯燥的鋪墊,羅永浩才將謎底揭開。他帶來的是一種叫做“鯊紋”的材料,并稱這是一項偉大的技術。不僅如此,羅永浩還調侃,這是一次招商大會,而自己也多了一個“首席忽悠官”的身份。

羅永浩在“老人與海”發布會上 中新經緯攝

最無聊的“羅式發布會”

10月25日,有網友在微博上喊話羅永浩,稱“想念羅哥的發布會了”。隨后,羅永浩轉發并回復“嗯,12月初見。”就在外界紛紛猜測發布會內容時,羅永浩應景地在微博搞起了“排除式”回應,比如不是手機,不是電子煙,不是家電。

那到底是什么呢?11月15日起,羅永浩連續十天在微博求助網友,尋求認識一些消費品牌的管理層,包括西門子、海爾、美的、雷蛇、海盜船、羅技、櫻桃等,此舉更是吊足大家胃口。11月21日,羅永浩微博宣布,12月3日,“老人與海”黑科技發布會舉行,并稱“發布會談不上驚喜,只是很樸實的一場高科技發布會而已,想你們了。”

12月3日晚的發布會推遲了近20分鐘才開始。這是今年羅永浩第二次舉行發布會,第一次是年初的“聊天寶”發布會,那時羅永浩的身份是快如科技投資人。

演講一開始,羅永浩并未向以往一樣,用相聲般語言調侃下行業,而是簡短說了幾句自己已經被解除了限制高消費,隨后便進入了漫長的材料科普環節。

羅永浩科普的內容大概可以總結為鯊魚皮的結構以及防鯊魚皮抗菌功能,他將這種仿鯊魚皮材料命名為“鯊紋”,而這種抗菌方式,之前就已有人命名,叫做Sharklet技術。整個科普環節大概持續了40分鐘,因為內容枯燥,直播彈幕里不斷有人問“羅胖子到底要賣啥”,還有觀眾發彈幕表示“快睡著了”。

隨后,羅永浩介紹了“鯊紋”艱難的商業化過程,并重點指出這種材料有寬廣的應用領域,比如醫療領域。

羅永浩指出,全球每年因耐藥細菌導致死亡人數約70萬、新生兒死亡約23萬,“幾乎所有的消毒方式的共同方式都是殺死細菌,但無法殺死100%的細菌,活下來的1%就會變為超級細菌。”但鯊紋能夠抑菌、抗菌,但它不殺死細菌,“細菌在這個表面活不了,但鯊紋本身沒有殺死細菌。并且它是純物理微結構,這也是鯊紋的技術獨家特性。”

除了醫療領域之外,羅永浩指出,包括公廁的馬桶蓋、飛機小桌板、腰帶等日常用品均可以使用。同樣值得發掘的還有母嬰領域。包括奶嘴及安撫奶嘴、咬膠、嬰兒爬行墊、嬰兒玩具、嬰兒餐具,“成本完全可控”。此外,包括運動水杯、牙刷、餐具等,也均可以采用鯊紋材料,“一切進嘴的需要衛生安全的均有想象空間。”在體育用品、家用電器、數碼電子、仿皮革家具、生活用品等領域,鯊紋材料均有發揮的空間。

另外,羅永浩還提到了情趣用品領域,“清水一沖,干干凈凈”。目前的量產技術實現上,一句話總結,一切合成革、塑料、硅膠的制品都能夠實現。

羅永浩還現場帶來兩款產品,包括帶有Sharklet抗菌材料的地平線8號抗菌兒童背包以及商務旅行箱。

合伙人與首席忽悠官

羅永浩怎么就干上這行了?他解釋說,當時正在幫合伙人尋找電子煙煙嘴的材料,“煙嘴反復使用,挺不衛生的,我就到處找抗菌材料,后來就這么聯系上了。”

但這其實并不是故事真正的起點,故事還要從Sharklet技術講起。Sharklet技術由美國佛羅里達大學世界著名材料工程學教授布倫南發明,2007年,布倫南教授與幾位朋友共同創立了Sharklet公司,并完成了首輪融資,但隨后發現事情并不簡單。

羅永浩解釋,主要問題是因為“人類工業中沒有被大規模需要過”以及“降成本并進行商業化卻沒有那么簡單”。

此后,Sharklet公司先后與MicroStrucker公司、COOK公司進行了合作。在成立了10年后,Sharklet公司終于等來了金主,位于中國杭州的一家基金公司PEACEFUL UNION將Sharklet收購,并在江南的某家皮革廠嘗試制造Sharklet紋理的皮革材料,如今已可以實現真正的量產。

此時正在尋找煙嘴材料的羅永浩與它相遇,經過雙方幾個月的技術交流,羅永浩非常認可這項技術,戲稱自己最后一不小心成為Sharklet的全球合伙人和首席忽悠官。

羅永浩稱,這場發布會是招商現場,這項技術不是賣給個人消費者的,而是賣給企業的。他在PPT中列出了多項可以給予合作企業的支持,比如“(也許是)全球獨一無二的黑科技純物理抗菌技術支持,新技術、新產品領域的熱啟動支持,長期的市場和營銷支持,完善的一體化解決方案支持”等等。

他還說:“我講一講,幫你們節省市場費用。”

正如外界所知,開發布會“帶貨”是羅永浩擅長的事情,這不僅因為他口才極好、語言幽默,還因為他有一批忠實的粉絲。

事實上,在幫別人開發布會“帶貨”這件事上,羅永浩曾有過表態。

在參加一檔對話節目時,羅永浩曾透露,很多企業是基于對羅永浩錯誤的認識才投資錘子科技的。“他們認為無論做一個什么樣的破爛,只要由我替他開一場發布會,忽悠一圈,初期的傳播就會驚人的好。他們認為我做發布會,就能省他兩三個億的總預算,但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認識。我的發布會之所以效果好,不是我們相聲界說學逗唱好,是我講的那些東西,是我們做的,我信它。如果他們給我一個我完全不認同的東西,以為我上去就能把它忽悠出去,這個是絕無可能的。”羅永浩說。

老羅這次能成嗎?

羅永浩能成嗎?這個問題我們已經問過了很多遍。

2017年,錘子科技融資10億元的時候,我們問過;2018年5月,錘子TNT工作站發布的時候,我們問過;2018年8月,子彈短信面世的時候,我們問過;2019年1月,聊天寶面世的時候,我們也問過。

在面對上述時刻的時候,每一次羅永浩都信心滿滿。他曾稱TNT是一款“重新定義下一個十年”的個人電腦,是一款“革命性產品”,也曾試圖用子彈短信挑戰微信。

而這場發布會又一次被定義為羅永浩重新創業的起點。在發布會最后,羅永浩回憶起了自己與Sharklet結緣的心路歷程。

“今年春天,我和我的團隊來到Sharklet美國公司。產品接觸下來,比較打動我的是技術上的新奇獨特之處,”羅永浩回憶道,“我第一反應是騙子,回家之后查詢了學術搜索,并發現國際大媒體均有所報道。這個技術出來十來年,在學術界和商業界卻是零負面。”

隨后打動羅永浩的是其商業潛力。“我是一個上了限制消費名單,差點坐了來北京的慢車開發布會的人,因此我非常重視這次創業的商業潛力。”

另外就是其造福社會的價值。“它既創造社會價值,又讓人認可它的社會價值,”羅永浩回憶道,“曾經我為了還錢,還做了特別low的聊天寶,從我的內心而言,我希望做一件能夠創造商業價值、同時被人認可的商業價值的事。”

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分析,羅永浩整場都在兜售“細菌恐懼”,是否真的能打動B端用戶還有待觀察。此外,可以看到,這項技術還沒有實現完全落地,很多產品都在概念化階段,羅永浩有些著急了。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