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人人”重回校園,但錯過的青春可能回不來了

發表時間:2019-11-12 05:12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你的青春在這里,人人的明天你決定。”

帶著這樣的標語,新版“人人”在App store悄然上線,一些老粉絲感慨道,自己的青春又回來了。

產品介紹頁寫道,“這是中國最悠久的校園社交網絡平臺,從2005年至今,有10億注冊用戶,百億動態和照片,承載了無數人青春校園的記憶。如今王者歸來,專注每個人的校園生活、學習、娛樂,打造專屬每個人的校園青春記憶。”

據悉,目前新版人人保留了發布新鮮事、結識同校好友和校園庫等功能。未來還會逐漸放開學習工具、小游戲、樹洞、表白墻等功能。從功能來看,新版人人想要回歸初心,從擅長的“校園社交”賽道重新出發。

另外,據鈦媒體觀察,新版“人人”不僅想做熟人社交,還想學習微博搭建明星與粉絲的聯系。在推薦好友欄目下,赫然出現了如鄭爽、SNH48和大鵬等明星的名字。像鄭爽的人人粉絲數已達60余萬,但明星們尚未發布任何動態。

新“人人”學微博引進了明星,又添加了一批學習類工具

企查查信息顯示,新版“人人”App的開發者是北京斗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該公司是多牛傳媒的全資子公司。2018年11月,人人公司(NYSE:RENN)宣布,多牛傳媒將以2000萬美元外加4000萬美元股票對價收購人人網相關的社交網絡、人人直播及增值業務。這也標志著校園社交鼻祖在中國的敗退。

老粉已去,競爭加劇

在社交產品還不飽和的年代人人沒能成長為中國版Facebook,現在重啟面臨的挑戰只會更加嚴峻。

雖然人人打出了情懷牌,但最早隨人人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已經三十而立,最小的一批也已進入職場。在關于人人重新上線的討論帖中,有網友評論道,”不會再去用,只會去緬懷“。

一位90后用戶”笑公子“對鈦媒體表示:”當年的人人已經有了替代產品,為什么還要復活呢?“

在他看來,人人網的定位是校內BBS的擴展版,已經不適用于現在這個時代。”人人網的產品定位太尷尬,本質上中國不喜歡人人這種類Facebook的模式,而更喜歡Line這種即時通訊類產品。“

因此,”也許人人最開始還能依靠老用戶維持一段時間,但后期很可能沒有新鮮血液的注入。“他補充道。

而更大的挑戰則是來自外部環境的變化。

當微信已經坐擁11.3億人口,熟人社交幾乎已經沒有空白市場。2018年初隨著探探被陌陌收購,陌生人社交領域已經出現了賽道寡頭。但是新的機會也隨之而生,由于陌陌探探偏向荷爾蒙社交的屬性,以興趣為導向的新一代社交產品開始出現,使得社交領域開始回暖(詳見:)。而校園社交產品,因為抓住了人人網賣身后的市場空白,也開始活躍起來。

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字節跳動以300萬美元投資了”Summer校園“后又收購了”Biu校園“、京東數科一手孵化了”梨喔喔“,”社交夢不死“的阿里又于9月推出了“Real如我”。

據刺猬公社分析,校園社交有擴散、工具和玩法三種發展方式。像人人采取的就是”擴散“,即現在重點大學吸引用戶,再逐漸擴散到所有大學。一位人人老用戶對鈦媒體表示,”沒卸載人人,因為能把人人當做聯系老同學的電話簿使用“。而后”人人“時代的社交產品淡化了擴散功能,更加注重玩法和匹配。

比如Summer校園,交友之前要先回答對方出的一套問卷;而“梨喔喔”與”Soul“類似,都要先通過一套人格測試題來劃分所屬”星球“,再根據人格特質進行匹配。

而新版”人人“的功能依然充滿年代感,只是在原有功能上的小修補:如添加了一系列學習應用,可以鏈接到PPT、電子書、論文等。其中興趣學習則是鏈接到好課網的一系列網絡課程。

在功能以外,校園社交自人人時代就面臨著用戶流失和商業化兩重難題。即便人人擁有8000萬校園用戶,但用戶從校園進入職場后便會轉向脈脈等職場社交,原有平臺的用戶就會慢慢流失。況且,人人也并未找到可行的商業化途徑。

雖然在當下,用戶流失依然是校園社交產品的難題,但對于巨頭而言,社交產品本身的商業化似乎并不那么重要。因為在繞開微信的熟人社交后,切入校園場景意味著可獲取新的流量入口,還可導流至自身業務實現業務層面的聯動。為現有業務尋找流量入口,比社交產品本身的商業化更重要。

對老用戶而言,雖然新一代校園社交產品會更好玩,但”人人“也有除了情懷以外的優勢。

”人人的平臺環境更加真實單純,實名制的姓名和學校給人安全感,還有同學關系互相進行佐證。而新一代校園社交產品即便有實名認證,使用化名和釣魚現象依然比較嚴重,談戀愛的目的性會更強。“陳龍對鈦媒體表示。他是人人老粉絲,從2007年注冊至今已有12年。為了結識新朋友他也同時下載了Summer。

不過陳龍也指出,老用戶可能已經不會再用回”人人“,因為微信已經取代了搭建熟人關系鏈的功能。

人人錯過的那些年

人人網可謂是是中國8000萬用戶的青春記憶。自2009年8月4日誕生,就被寄予了“中國版Facebook”的厚望。

2010年,人人網宣布注冊用戶達8000萬,曾是中國最為成功的校園社交應用。2011年,陳一舟帶著“中國版Facebook”的故事,帶領人人赴美上市,市值沖至70億美元,曾一度超過了網易和新浪。

然而,主打校園社交不可避免的是用戶流動性大,從校園到社會出現斷層。而此時,人人受到以微信、微博為代表的社交產品的沖擊,人人動態的社交分享被微信朋友圈和微博所取代,人人用戶開始加速流失。

為了挽救人人的頹勢,陳一舟試圖曲線救國,通過拓展其他業務來為人人網輸血。陳一舟追趕過一個個風口,先后嘗試了游戲、互聯網金融,直播甚至是區塊鏈想要自救。

2012年人人游戲發力手游業務,雖然2012年人人游戲收入曾超過人人廣告,承擔起營收支柱。但在當年年末經歷App store刷榜被下架的風波后,人人游戲開始息聲,年營收同比下降幅度超過50%以上。

2013年,陳一舟想要搭上互聯網金融風口,相繼推出大學生分期購物平臺“人人分期”以及網貸理財平臺“人人理財”。陳一舟曾表示,“2014年是我們轉型的重要一年。我們將以往用于團購、在線視頻和游戲發展等業務的資源轉移到如互聯網金融這類新興領域。”但在互金平臺上線后,社交用戶的流失更加嚴重。

2016年,人人希望向當時熱度最高的直播轉型,開始走“校花直播”的秀場直播道路。但這種直播套路與老用戶的初心相悖,而且在直播行業的寒冬來臨時,也沒能挽救頹勢。

2018年初區塊鏈方興未艾,陳一舟甚至還進軍了區塊鏈。在1月2日發布的《RRCoin白皮書》中,人人表示將為社交網絡提供一個開源的區塊鏈平臺——人人坊,并成立RRCoin基金會。RRCoin令牌應用于直播、商業推廣、社交游戲、錢包應用等場景。 借勢區塊鏈讓人人股價連續兩天累計上漲76.3%。但隨后人人因涉嫌變相ICO被監管部門約談,取消了這次計劃。

幾經沉浮,這艘載著一代人青春的大舟還是沉了。2011年人人網赴美上市時市值為80億美元,而今只落得5677萬美元,市值蒸發了將近99%。直到2018年8月11日,人人網以6000萬美元賣身。

陳一舟曾對騰訊《深網》表示,。但也有接近陳一舟的相關人士表示,人人在決策上的確出了一些問題:“在人人上市以后,陳更愿意把精力放在如何擴大業務上,簡單的說就是如何快速找錢,而不是在社交領域做更多產品優化,這是一批高管在那個時間段先后離職的核心原因。”

就在人人賣身前夕,陳一舟曾在人人網發布日志表示,人人網在產品上沒有什么創新,甚至維護工作都很勉強。站內信功能下線,一個很常規的決定,用戶反對聲很大。 為了節流,團隊由鼎盛時期的近兩千人逐步減到現在只有八十人。

陳一舟坦言如果因為自己原因導致大家的青蔥歲月沒了,會負不起這個責任。“人人網將交給合作伙伴,由用戶投票決定其未來。”這也是人人重啟的序幕。

隨人人網長大的一代已經遠去,當巨頭開始圍獵00后校園社交用戶,它還能成為“人人”的青春記憶嗎?

(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蘆依)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