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馬“火星撞地球” 一篇看盡2019年AI大會“最強大腦”觀點

發表時間:2019-11-16 15:26

今年世界人工智能大會WAIC開幕式上最受期待的對話當屬“雙馬對話”,即將在今年9月正式從阿里巴巴退休的馬云,這次使用的身份是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馬云,而另一位“馬”則是正在上海建設超級工廠的特斯拉公司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鋼鐵俠”埃隆·馬斯克。

盡管兩位“馬先生”用的是同一種語言——英語,但對話中卻依然展現出鮮明的中西文化差異。有著名言“夢想還是會有的,萬一實現了呢?”的馬云,對AI對人類的威脅不以為然,在他看來,人類永遠不會創造出比自己聰明的種類。馬斯克對此完全不認同,他認為,機器人會不斷進化,直至最后創造出比人更聰明的物種,因為技術的發展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然而,談及星際移民,雙方卻似乎對調了頻道,馬斯克焦慮于移民火星時間窗口的未知,而馬云則對改變地球更感興趣。

對于AI的現實與夢想,兩位世界上最頂尖的創新者和企業家,殊途且不同歸。不過對于AI(愛),雙方卻難得達成一致。馬云說,未來想在世界上生存,LQ(love Q)愛的智商必須要高,馬斯克也喜歡這個說法。

或許正如一切科幻電影中那樣,AI(愛),才是人類救贖自己的終極武器。

關于AI未來

AI會威脅人類嗎?

未來100年,人工智能將走向何方?它會威脅人類生存嗎?馬云認為,人工智能不會是威脅,馬斯克對此不置可否。

但對于誰更聰明,兩者的觀點截然不同,馬云認為當然是人類,或者說人類擁有的是智慧,可以通過理解自己更好地面向未來,而馬斯克則毫不遲疑地站在人工智能這邊,但到底比人類聰明的AI是好是壞,他自己也沒有答案。

馬斯克:一般大家都會低估人工智能的能力,實際上,人工智能可能比最聰明的人還要聰明。很多AI研究人員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假定他們比機器更聰明。

馬云:地球上最好的資源是人類大腦。計算機只是一個機器,人類的玩具。計算機可能更聰明,但人類更有智慧,我從來沒有看到計算機可以發明一個人。過去兩年,人們在擔憂人工智能對未來的控制,這是不可能的。人類從來無法創造一個比自己更聰明的動物。

馬斯克:我對此非常不認同。我們可以創造比自己更聰明的東西,他們可能并不是人。最早出現的人類生活都是很原始的,只能在荒野上奔跑,但現在我們生活在溫暖的屋內,人類已經比過去的自己聰明了許多。人類正在繼續向前發展,現在還不是最后的革命。

另一方面,從跳棋到國際象棋到圍棋,人的自由度在不斷增加,AI的智能在不斷進化,將來可以完全模擬人的各個方面。人們和計算機下圍棋,像你和宙斯斗爭一樣沒有希望,我們差太遠了。

人類智力的追求在越來越少的方面比計算機好,以后會被計算機在越來越多方面超越,或者文明能夠取勝,這是兩個可能。

馬云:為什么人要和計算機下棋呢?這很愚蠢,像100年前人們創造了汽車,人們說我可以比汽車跑得快,這是不可能的,只有傻子才會去和汽車賽跑。

圍棋是為人類設計的,是讓人和人下的,為什么人要和計算機下棋呢?如果兩個計算機下棋,我更愿意看。我覺得和計算機下棋很傻,不要這樣做,我們要做我們擅長的事情。

計算機只是人類創造的聰明的工具之一。計算機是聰明的,但是人類今后會創造更多的工具,會比計算機聰明更多。

關于火星

要不要“住”到火星

一個是“火星來的人”,一個正準備帶100萬地球人去火星,一個有著夢想的“詩人”,更愿意在地球上生活得更好,而一個永遠天馬行空的現實版“鋼鐵俠”,卻并不相信外星人,移民火星,只是為了讓人類文明之光,不至于因突如其來的災難而毀滅。

馬云:聽說你要去火星?我對火星沒有興趣,我剛從火星回來。我對地球上發生的一切更感興趣。

馬斯克:我們需要更進一步了解宇宙的本質,以確保我們能夠進入到不同的行星生活。這并不是因為我覺得地球沒有希望,但即使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地球還是有可能會發生人類無法控制的事情,外部力量或者內部事物導致文明被毀滅,或者我們受到足夠的威脅,以致于我們只能搬到另外一個星球去生活。

換句話說,現在是地球45億生命中,第一次有機會讓生命離開地球生活。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這個機會窗口能開多久,所以最明智的做法是,假設它是短期開放,然后我們抓住它,確保未來,確保生命之光不會熄滅。

馬云:可是我感覺去火星就回不來了,別那么做。我也不喜歡爬山,如果有一天可以的話,我更希望坐電梯到喜馬拉雅山上看看。我們還是要關心70多億地球人的發展,讓地球更可持續發展。

馬斯克:我也支持地球的。但有一天當人類成為多星球生存的生物時,人類社會將有可能實現超越地球的更大發展。現在只需要使用大概最多相當于全球1%的資源用來研發去實現多星球生活,這是對未來比較明智的一個投資。

關于工作

要996還是3*4

不得不說,每次談到工作,馬云都是“翻車現場”。此前在談及996工作時,馬云的三次表態都引來一片嘩然,尤其是這句“今天中國BAT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為是修來的福報” 更讓馬老師在程序員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可在2019WAIC上,馬云閉口不談996,反而為未來“繪”出美好前景,工作時間“每周三天,每天四小時”,工作就是讓大家快樂。不知正在996的阿里巴巴程序猿們怎么想。

馬斯克可沒這么樂觀,“未來能留下來的工作,只有開發AI的工程師。”

當然最讓馬斯克憂心的,還是“Neuralink”(神經連接),這種通過腦機連接打造超級人類的技術,在他看來,還是發展太慢。

馬云:未來20年里面,生命科學技術可以讓我們活100年或者120年,甚至曾祖父還在努力地工作,但這不一定是好事。當你爺爺的爺爺說“我明天還要上班”,這實際上是一種災難。為什么要有那么多工作?我覺得一周工作3天,一天工作4小時很好了。

有了人工智能之后,人們會有更多的時間去享受作為人的樂趣。我大概去過300多個不同的城市,我父親可能去過30個城市,我爺爺最多去過3個城市。我的孫輩可能會去3000個城市。

我覺得我們不需要太多工作,今后我們需要的工作就是讓大家開心,讓大家快樂,讓大家體驗生活,享受人類的生活。

馬斯克:今后人工智能會使工作失去意義,可是人類最終的工作就是寫AI軟件,甚至最終,AI自己都會寫軟件了,所以我建議大家去學工程、物理或者做一些和人互動的工作。當然還有藝術。

但是,我們還要思考神經連接的問題,人類所剩時間不多,不盡快做就要落后了。

關于生命

夢想流還是技術流

對于生命,二馬的觀點也不盡相同。馬云更關心100年之內,能對地球做些什么,如果自己做不了,那就讓年輕人去做。馬斯克則更關心整個人類的生存,哪怕這種生存僅僅是以意識的形態保存下來。

馬斯克:如果人工智能能夠帶來一個美好的未來,世界在20年后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人口的崩潰,而不是人口的爆炸。假如人生是一個復雜的游戲,那么一個人類的重生要花20年。

馬云:同意。人口的問題的確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今后20年,將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問題,人口下降的速度會加速。

馬斯克:如果我們能夠做神經連接的話,我相信年齡就不太重要了,我們可以把狀態儲存下來,像你把一個游戲保存下來一樣。我們可以把生物的衰老問題解決,但這可能涉及更改DNA,我們并不知道人類愿不愿意為了延長壽命而去更改DNA。

馬云:未來我們或許會活得很長,但并不一定會活得更加快樂。如果你要快樂的話,我們要關注的是價值觀、愿景和任務,同時要有一個夢想。

人們非常喜歡技術,對技術有幻想,我覺得技術應該和夢想共生,并不是技術改變我們的世界,而是背后的夢想真正改變了我們的世界。

我希望我們能把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幫助74億人活得更好、更加健康,這是世界的本質所在。我相信我們將會非常快樂地工作。

我們今天要采取負責任的態度,但并不能為未來找到所有解決方案,人類犯錯是一件好事,人類如果能夠從錯誤當中學習是一件好事,人類最后的死亡和消亡也是一件好事。

又過了一年,AI已經發展到何種水平?越來越智慧的AI如何與人類更好相處?如何防止AI帶來的風險?AI下一步發展方向在哪里?

8月29日-8月31日,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WAIC)在上海舉行,除了雙馬,還有很多人類“智慧大腦”在交流碰撞,展望人工智能的“無限可能”。

1

Raj Reddy

發展AI要與隱私保護平衡

圖靈獎獲得者、中國工程院外籍院士、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

企業在發展人工智能的時候一定要謹慎,人工智能翻譯一種語言至少需要搜集10萬條語音信息,如何合理合法地收集龐大的數據?在印度,企業會付費購買用戶的語音信息,比如1000盧布購買1小時的語音,通過有償的手段,來明確獲得用戶的授權。而且,用戶有權去刪除私密對話,因為有些語音信息,只有在親友對話時才會出現。

再看美國幾家公司的做法,它們往往準備了很長的隱私條款,但大多數用戶都不會去仔細研讀,這并不算完全明確地得到用戶的授權。互聯網公司的慣用解釋是,用戶使用我們的免費服務,所以我們理所應當可以使用用戶的數據。其實,正是就是因為用戶量龐大,才要更具體地限制這些公司。

對普通民眾來說,走在路上有攝像頭,使用手機應用或多或少會記錄數據。但并沒有上升到全民監視的程度,每天全球有40億人口都會發送信息,只有極少部分人被監聽,這些監聽往往是政府出于國防安全的考量,通過關鍵詞搜索定位從而實現監聽。

2

Tom Mitchell

AI國家戰略不要零和要雙贏

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學院院長

AI技術的前進在加速,正在進一步加速世界的發展趨勢。

在感知領域,計算機已經達到甚至超越人類的感知程度。比如在醫療領域里,僅僅看到圖片里皮膚上的一個癥狀,計算機便可以確定這是不是皮膚癌,甚至比皮膚科的專家還要厲害。

自然語言的處理能力在未來12個月中將達到最好水平。研究人員訓練了大量文本給計算機,而且提前訓練過的語言網絡可以在網上進行下載,這樣研究人員不需要從零開始開發語言感知系統,而是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開發應用。

在新的十年里,AI會改變我們的教育。通過先進的計算機感知系統,能夠判斷學生在學習過程中夠不夠專注、能不能理解,或是無聊的在看著別的地方。想象一下,人類老師從來不會有教幾百萬學生的經驗,計算機就有這樣天然的優勢。

目前很多國家都有自己的人工智能戰略,但有一點要注意,那便是分清零和游戲和雙贏合作。

如果德國生產了更多的智能車,會導致日本的車賣得少,這就是零和游戲。但我們有很多應用場景并不是零和,而是雙贏的,比如醫療、保健、教育、環境、智能城市。

在未來規劃中,國家和政府不僅要允許合作,還要推動合作,比如說在國際上分享醫療數據、分享算法等等,加速人工智能的發展,提高所有人的生活質量。

3

馬化騰

探索人與AI的正確相處之道

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放眼這一年來全球AI領域,熱度不減,亮點頻頻。

在AI技術研究方面,通用人工智能發展趨勢越來越清晰,AI向人類智慧繼續靠近,從專才向通才發展。實現從專用人工智能向通用人工智能跨越式的發展,“人工+智能”在向自主智能轉化。

虛擬世界作為真實世界的模擬和仿真,一直是檢驗和提升AI能力的試金石,而復雜的虛擬環境被業界認為是攻克AI的難題,也是關鍵一步。如果在模擬真實世界的虛擬游戲中,AI能學會跟人一樣能進行快速分析決策和行動,那么AI就能夠執行更加困難和更加復雜的任務。

在AI應用方面,人工智能的發展將會帶來以AI+為標志的普惠型智能社會,我國人工智能產業規模在未來10年內將進入高速增長期。

在AI的治理方面,這一年來,AI治理的緊迫性越來越高。今年5月份,騰訊提出了科技向善作為騰訊新的愿景和使命,所著眼的也正是探索人與AI正確的相處之道。

加強全球治理和合作是AI發展過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環,今天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完全擁有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所需要的全部資源、技術和能力。產業割裂和技術脫鉤將會損害整個人類的長期利益,面對技術競爭、貿易爭端、地緣沖突等矛盾,我們應該拿出智慧和胸懷,努力跨越這些壁壘。

4

沈向洋

不能等到80年后才給AI系“安全帶”

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

過去的幾年中,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速度遠遠超出想象。計算機視覺、語音識別、自然語言理解,包括機器閱讀和機器翻譯,甚至對話式人工智能都逐步在接近人類水平。

游戲方面,微軟亞洲研究院已經創造出世界上最強的麻將AI,這個叫做Suphx的麻將AI,已經超過公開級別中頂級人類選手的平均水平。與象棋、圍棋甚至德州撲克等棋牌游戲相比,麻將具有非常高的復雜度和更加豐富的隱藏信息,Suphx AI可以有效處理麻將中的高度不確定性,在對戰中表現出類似人類的直覺、預測、推理、模糊決策能力以及大局意識。

微軟的第二代全息頭盔HoloLens 2將在9月正式發售,而且生產基地就在中國蘇州。二代HoloLens可以直接將真人的信息復制之后,再造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全息影像,而且可以用完全不同的語言開始演講。

人工智能正將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變成現實,但是我們同時需要認真思考技術進步帶來的社會影響以及將要面對的種種挑戰。

微軟有六項人工智能準則:公平、可靠和安全、隱私和保障、包容、透明和責任。但制定出準則還遠遠不夠,要真正解決現實世界中諸多挑戰,我們必須以身作則,積極實踐。

汽車出現于19世紀末,在20世紀初逐漸流行起來,此后,公路交通事故造成的傷亡,隨著汽車數字的增加而不斷攀升。但直到1968年美國才通過立法,要求所有的機動車必須安裝安全帶,而第一部真正要求駕駛者系好安全帶的立法是1984年在紐約出臺。

今天,我們是人工智能的發明者,但我們絕對不應該等到80年以后才為人工智能補上一條安全帶。

5

湯曉鷗

為AI創新加三點水,源頭自有活水來

商湯科技創始人

源頭創新的核心要素是三滴水:第一滴水,要有好的創新環境,保護知識產權,尊重原創,讓原創者能“吃飽飯”;第二滴水,尊重人才、尊重人才培養,“AI+教育”,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才能讓原創源遠流長;第三滴水,學術的充分交流才能碰撞出思想的火花,AI需要突破傳統行業之間的界限,突破學術與產業的界限,突破學術的國界,AI需要大家的交流合作。有了這三點,源頭的活水自然就來了。

商湯將中國總部落地上海,是因為看重上海有這三滴水,有創新環境、人才積累和海納百川的胸懷,如今,商湯的三點水和上海的三點水匯聚在一起,一定會水到渠成。

作者/郝俊慧 孫妍

視頻/馮誠杰

編輯/挨踢妹

圖片/AI大會 網絡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