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虹凈利跌超80%陷業績魔咒,AI戰略能否帶來新突破?

發表時間:2019-11-26 16:09

日前,四川長虹發布2019年前三季度財報,報告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四川長虹營收622.10億元,同比增長7.56%;歸母凈利潤3849.38萬元,同比銳減81.2%;扣非凈利潤-1.13億元,同比下滑128.5%。

隨后,長虹發布了智能電視產品CHiQ極智屏,然而,極智屏一經推出便遭到網友吐槽稱,模仿華為智慧屏。業內專家表示,長虹電視和華為Hilink平臺物聯設備,反映出長虹無法構建起一個完整的生態。

事實上,長虹在人工智能(AI)電視領域的布局比其他傳統彩電品牌更早,但業內專家表示,長虹的人工智能戰略至今仍未開花結果,長虹還缺乏一定的產品力和品牌力。

長虹近兩年均增收不增利,電視業務掉隊

從四川長虹近年來的財務數據可以看出,其一直處于增收不增利的狀態。2017年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776.32億元,同比增長15.57%,凈利潤3.56億元,同比下滑35.76%;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833.85億元,同比增長6.68%;實現凈利潤3.23億元,同比下滑8.56%。

長虹最新公布的財報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收622.10億元,同比增長7.56%;歸母凈利潤3849.38萬元,同比銳減81.2%;扣非凈利潤-1.13億元,同比下滑128.5%。

關于四川長虹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家電行業資深觀察人士劉步塵表示:“長虹目前銷售的產品中大部分是中低端、價格比較便宜的產品,高端、利率比較高的產品占比比較少,其次長虹的品牌議價能力比較低。”

據了解,靠彩電業務起家的四川長虹,曾經蟬聯20年彩電銷售冠軍,但在2007年彩電行業由顯像管向等離子和液晶電視升級之際,長虹斥資60億豪賭等離子電視,最終宣告失敗。

近年來,長虹的布局又轉向了激光電視、OLED電視等。以激光電視為例,據長虹官網信息顯示,早在2015年9月,長虹推出C1系列激光影院產品;隨后在2016年,4K大尺寸激光影院電視上市;2017年7月,長虹年產能15萬臺的激光光機、主機一體化標準生產線投產;2018年,長虹推出三色4K激光電視。由此可見,長虹在激光顯示領域布局要比用戶認知的早得多。然而,業內人士表示,占據中國激光電視老大地位的并不是長虹,而用戶也未曾看到長虹激光電視的明星產品。

奧維云網2019年10月彩電市場全渠道月報顯示,暢銷機型前50名線上長虹僅有一款電視入圍,排名50,線下長虹也僅有一款電視入圍,排名40。

此外,進入2019年以來,彩電行業掀起了一波顯示技術潮,三星、TCL、小米推出QLED電視,海信、創維等推出OLED電視,隨后,康佳推出百萬Micro LED電視,多種顯示技術的出現,使得顯示技術的未來主導力量成為未知。

對此,產業觀察家丁少將表示:“每家企業對顯示技術的判斷不是特別一致,這樣就導致了目前似乎表現出各種顯示技術在爭鋒的景象,現在很難說哪個企業一定押寶能押對。有的企業是押寶在某一項技術上;有的企業還在觀望,各種技術都在跟蹤,長虹歸類到后者比較合適,液晶電視、激光電視、OLED電視都有布局。”

據記者了解,目前長虹電視的出貨量以及明星機型數量已經嚴重落后于其他電視企業。根據群智咨詢(Sigmaintell)調查數據,2019年上半年,在全球電視品牌中,長虹電視的出貨數量排名第七,落后于國內傳統電視廠商TCL、海信、創維以及互聯網電視品牌小米。

2019年上半年全球電視分品牌出貨數量及同比走勢(單位:百萬臺, %)

對此,丁少將表示:“首先,長虹需要在某些技術領域堅持與深耕;其次,其品牌運營還需要更多的活力。”

AI戰略未開花結果,品牌力不足需對業務做“減法”

長虹CHiQ極智屏主打極智控、極智傳、極智通和極智玩四個功能。然而,CHiQ極智屏一經推出便遭到了外界的吐槽,稱其模仿華為智慧屏產品。據了解,華為智慧屏主打智慧交互中心、跨屏體驗中心、IoT控制中心、影音娛樂中心。

此外,極智傳功能可以讓長虹電視和華為Hilink平臺物聯設備實現全域互聯互通,這項功能意味著CHiQ極智屏加入了華為的生態。對此,業內人士表示,這反映了長虹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長虹靠自己已經無法構建起一個完整的生態,所以必須依靠別家的生態系統來促進自己的產品銷售。

事實上,長虹在人工智能電視領域的布局比其他傳統彩電品牌更為提前。2013年,長虹選擇進軍人工智能賽道,推出“家庭互聯網”戰略;次年,長虹正式開啟了人工智能戰略。同年,長虹推出智能電視CHiQ,長虹方面表示,從CHiQ一代電視到六代電視,其一直深耕人工智能技術。緊接著,2017年,長虹又成立了國內家電行業的首個人工智能實驗室。

進入2019年以來,長虹更是加快了其布局人工智能賽道的速度。CES 2019上,長虹集中展示了基于“AI+IoT”應用的CHiQ電視、冰箱、空調等,并通過IoT整合全屋智能家電,實現不同品牌的設備協同。隨后,今年5月,四川長虹以19.03億元投資建設智能制造產業園智慧顯示終端項目。四川長虹方面表示,項目建成后,長虹智能制造的水平將大幅提升,平板產能實現翻倍增長,而這一切將成為長虹決勝超高清時代的關鍵支撐。然而,業內人士表示,長虹的人工智能戰略至今仍未開花結果。

對此,劉步塵表示,“原因有兩點,首先,長虹產品力支撐不足,長虹曾提出‘讓想象發生’的口號,到現在為止還只是停留在‘想象’層面;其次,要想成為某一領域的領導者,品牌力得強,長虹還欠缺一定的品牌力。”

2019年,對于電視行業而言是極不平凡的一年,電視行業銷售量與銷售額繼續呈現下行趨勢,但行業內的新概念、新產品、新技術卻層出不窮。TCL提出AI×IoT,小米主張5G+AIoT,康佳則以5G+8K為發展方向……至此充斥著關于5G、8K、AI、IoT的新概念、新名詞。

此外,不同品類的新型電視產品也是層出不窮,華為推出榮耀智慧屏,TCL推出智屏,海信推出社交電視,創維推出AIoT大屏,康佳推出未來屏,一加、紅米也宣布入局電視領域……對此,業內人士表示,電視行業AIoT同質化嚴重,賽道已異常擁擠。

丁少將認為,從整個集團層面來講,長虹相對于互聯網企業在打造全品類、全場景的智慧家庭方面是具備一定的基礎與優勢,“但能不能產品化、落地化,讓消費者有一個很好的體驗,還需要一個復雜的體系與過程。”

此外,近年來,長虹一直試圖將業務向多領域擴張,除家電之外,其觸角延伸至手機、機頂盒、影音、房地產、廚衛等。但業內人士認為,長虹自身業務存在短板,雖然業務多元化,但其業務也存在多而不精的缺陷。

對此,劉步塵表示:“長虹什么都做,導致其產品形象不清晰,長虹電視品牌老化很嚴重。長虹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做減法,把那些沒有競爭力的,不能夠給企業做出營收利潤貢獻的,從長遠看沒有培育前途的產業,統統都砍掉,讓自己的精力和資源傾斜投入到兩到三個產業中去,重點培育這兩到三個產業,做精,做出效益來。”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