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Q2財報公布,看似光鮮卻是危機重重

發表時間:2019-11-24 20:19

日前, 美團點評2019年中期及二季度財報公布,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美團實現營業收入418.76億元,同比增長58.9%,其中第二季度營收227.03億元,同比增長50.6%。

同時,財報顯示,第二季度公司經調整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達23億元,經調整凈利潤15億元,連續虧損的美團終于迎來了首次整體盈利。

但美團的這份財報,或者說其首次整體盈利其實并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在其背后顯露的只有“危機”,美團的“天花板”已現。

美團財報“變美”,重點在于“收縮”

自2018年4月美團收購摩拜以來,打造包括外賣業務在內的“吃喝玩樂”一站式本地生活服務平臺成了美團的野心所在。

但是沒想到,美團本以為的一場“雙贏”卻成為壓在美團身上的千斤重擔。共享單車業務成為了美團的“虧損黑洞”。

而網約車更是美團虧損的大頭,據統計2018年,美團網約車司機成本就44.63億元。

之后美團不得不改變策略,在單車領域,全面撤出海外市場,并且大規模裁員,開始大幅提高客單價,減少新車投放;在網約車方面,則是不得不開始“拉幫結派”,聯合曹操、神州等平臺來分擔壓力。

特別是在網約車項目方面,從自營走向聚合,本也無可厚非,現在主流平臺都有采取聚合模式。模式產生的原因在兩方面,一是來自網約車相關資質無法取得;另一方面則是在于,自身沒有足夠的運營能力,可以支撐起業務發展,而美團顯然是屬于后者。

但是,網約車問題不是單單采取聚合模式就可以解決,例如高德網約車,他可以依靠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切入到出行領域;滴滴更是擁有微信等多方渠道做“深入”,可美團并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所以說,其實聚合模式的背后依然還是需要運營在做支撐,美團即便走上了聚合模式路線,其結果依舊難以成功。在美團將戰略調整為“food+platform”的時候,已反應出單靠流量扶持新業務是不夠的,今年美團推出的生鮮業務也印證了這一點。

并且,其看似是業務調整,背后卻是美團在被“實力打臉”。同時,也預示著美團在業務邊界擴張上的失敗。

究其原因,無非就是三個方面。

首先,美團在生態業務方面的整合能力不足。說白了美團只是一個單一的外賣平臺,在大肆擴大業務邊界之后,卻沒有直接有效的“消化”路徑,業務做是做了,卻也就是做了而已,但是具體怎么做?從一開始美團并沒有想好。

其次,美團沒有足夠的資本做支撐。網約車也好、共享單車也好,都需要巨大的資本投入,某種意義上來說,本地生活服務其實已經偏離了美團業務范疇,對于美團而言是全新的領域,單純依靠一個外賣平臺,絕對無法支撐起這么大的盤子。

最后,美團無法放手一搏。作為上市公司,即便有錢,美團也無法做到放手一搏,因為美團還需要給股東交代。不可能任由業績持續虧損,所以導致,美團對需要長期投入經營的項目無法持之以恒,短期內見不到成效,只能選擇切割。

所以,美團終于盈利并不值得高興,因為這并不是由于其業務增量所帶來的,只是由于收縮創新業務板塊而已。

原地踏步就等于倒退

美團之所以決心擴張業務邊界,其實與美團自身意愿關系不大,是市場倒逼的結果。

可以看到,美團的競爭對手們無一不是在“生態構建”方面“大興土木”,而如果美團不跟隨市場的步伐,掉隊將會成為必然。

所以,美團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但新增業務并未如愿成為美團的“新支柱”,反而將美團越拖越深,這就出現了讓美團進退兩難的局面,最終美團做出切割,相當于之前所做的都“打了水漂”,且得到的結果也遠不是1-1=0,而是1-1<0。

因為在同一時間,其競爭對手們正在越走越遠。在“流量紅利”殆盡,“生態決定增值”的市場上,無法構建起自己的生態圈,就相當于只能依靠“留量”吃飯,新的增量市場基本也與自己無關了。

當然,彼時美團沒有“安于現狀”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團想借助業務邊界的擴張,為自身再進行一波流量收割。

畢竟流量模式可以說是美團的發家之本,細數美團的生態擴張之路,2015年全資收購酷訊;同年與大眾點評合并;2018年收購摩拜單車;再到推出網約車、共享充電寶等等業務。看上去好不熱鬧,可實際上為美團帶來的增量實屬有限。

在雙重“打擊”之下,美團也無法強撐,所以才會毅然減去“累贅”,專心外賣市場,但這同時也基本已經宣告美團的業務方向注定只能停留在外賣領域。歷經幾年時間,美團看似只是在原地踏步,實則在嚴酷的互聯網環境下,原地踏步已與倒退無異。

并且,其實看上去美團是在想掀起一場全方位的生態革命,而實際上美團只是在收攏流量,壟斷入口,目的還是想用“流量”支撐“流量”。

“流量”支撐不了美團太久

其實,現如今美團需要擔憂的已遠不是生態、增量或是流量等問題,而是如何才能保住現有市場。

據搜狐媒體號《中國食品報》數據顯示,2018年美團每天賺走餐飲人1億元,而若是根據最新財報數據測算,這一數字將變為1.7億。

美團數次提升費率自去年以來就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比如自媒體企鵝號“南京動態早知道”認為,“通過連續大幅調升傭金抽成,成了短期內改善現金流、給股價提供一定支撐的唯一辦法。”但長期而言,這樣的舉措除了逼得商家外逃,似乎沒有其它結果。

而最新的問題則是來自,西寧電視臺收視最高的節目《夏都零距離》所報道的“西寧商戶反對美團“二選一”。

所謂“二選一”就是美團強制商戶在他和競爭對手間,只能選擇一家,若被拒絕,則會面臨懲罰。例如據《夏都零距離》報道,商戶王先生在拒絕美團的提議后,其店鋪在美團的排名隨即被拉到了最下方,配送范圍也縮小到了500米,使其銷售額大幅下滑。

不禁要問,這么做真的就能讓美團“立于不敗”嗎?并且美團此舉,若依據《電子商務法》所明確的“不得利用服務、技術等,對平臺內經營者與其他經營者的交易進行不合理限制”,在西寧電視臺《夏都零距離》看來,美團已然涉嫌違法。

美團為了“流量”可以說已經是“無所不用”,但顯然“流量”也支撐不了美團太久了。

小結

美團業績轉正的背后,是以降補貼漲抽成、強制二選一及放棄生態業務為代價所換取的,對于美團而言這一模式并不健康;且在單一業務越發無法生存的大環境下,美團與主流市場也越走越遠。

并且,美團收縮看上去是在與不良業務做切割,實際卻是單靠餐飲流量無法帶動非餐飲業務,在低轉化現實之后的無可奈何。在受到流量限制之后,顯然單純依靠流量的玩法將走不下去。

所以說,美團“天花板”已現,并且無關行業,而是美團自己。

【完】

螳螂財經(微信ID:TanglangFin):泛財經新媒體,《財富生活》等多家雜志特約撰稿人。微信十萬+曝文《京東走向“四分五裂”》創作者;重點關注: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財經金融等領域。

責任編輯:

电子游艺行业